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民间藏宝

——收藏知识,传承文化,提高品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扑朔迷离“洪宪瓷”  

2015-03-15 23:09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冠古斋《扑朔迷离“洪宪瓷”》

[资料]扑朔迷离“洪宪瓷”

扑朔迷离“洪宪瓷” - 冠古斋 - 冠古斋

20世纪初期,中国社会动荡。洪宪帝制,转瞬即逝。与此相关的“洪宪瓷”成为众说纷纭、莫衷一是的谜题。

一、何谓“洪宪瓷”

1912年至1915年,袁世凯窃取中华民国大总统职位,其办公地在中南海居仁堂。1915年12月袁宣布改次年为洪宪元年,准备即皇帝位。同月各地发动讨袁护国战争。1916年3月22日袁被迫宣布取消帝制,仍称大总统,6月6日病逝。在此期间,景德镇曾烧造过“居仁堂制”款瓷器,另一种观点认为也包括“洪宪年制”款瓷器。那么,何谓真正“洪宪瓷”?我们从写作时间、地点和器物出处可信度高的资料中摘引数则:

扑朔迷离“洪宪瓷” - 冠古斋 - 冠古斋 扑朔迷离“洪宪瓷” - 冠古斋 - 冠古斋

扑朔迷离“洪宪瓷” - 冠古斋 - 冠古斋 511855-1.jpg (46.22 KB)

2009-2-10 13:40

1.1920年向焯《景德镇陶业纪事》(以下简称《纪事》)云:“民国五年(1916年),袁总统洪宪时代,曾设陶务监督署。帝制败,署亦撤焉。今则数椽古屋,为军警所屯驻。”

2.1934年杜重远《景德镇瓷业调查记》(以下简称《调查》)云:“洪宪时代为重建御窑,曾设过一次陶业监督。”

3.1942年赵汝珍《古玩指南》(以下简称《指南》)云:“清社既屋,民国成立,继之而起者则有袁项城之洪宪瓷。先是项城酝酿称帝,照专制时代之惯例,登极时必造瓷以资纪念,遂派公府庶务司长、瓷学专家之郭葆昌氏为九江关监督兼陶务监督,经营烧造事宜。当时只陶土、人工出自景德,颜料则取诸禁内,所制各器悉仿‘古月轩’,而底款则一律为红色篆书‘居仁堂’三字。以胎质太薄,烧炼时损失甚钜,是以精品不多,烧成后分赏简任官吏各一件。比帝制失败,窑亦瓦解,此即世所传之‘洪宪瓷’也。当时所余材料,均为景德工人所得,乃以之制仿洪宪瓷,但亦以最先一部出品为佳。瓷业中人因见洪宪瓷见重于世,咸以‘洪宪年制’、‘洪宪御制’或‘洪宪元年’等伪款笔于器底,以资号召,实则真洪宪瓷固无‘洪宪’字样也。”

4.1959年江西轻工业厅陶瓷研究所《景德镇陶瓷史稿》(以下简称《史稿》)云:“入民国后,袁世凯在一九一五年窃国称帝,预备用‘洪宪’作为他的年号。于一九一六年(民国五年)曾将前清御窑厂改设为陶务监督署,派郭葆昌到景德镇来督烧御器。造瓷四万件,内有仿造珐琅彩瓷一百件。……洪宪并没有御厂,是雇工或发彩形式,绘瓷地点在湖北会馆。以雍、乾作品为标准仿造,烧窑户为民厂鄢得意(即鄢如珍)。”

5.1981年叶佩兰《谈“洪宪瓷”与郭葆昌督造的瓷器》(以下简称《瓷器》)云:“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民国时代的珍品里,有一部分为郭葆昌家属解放前捐献的,也有是解放后新收的,这些藏品确有仿珐琅彩瓷器,仿粉彩瓷器及一色釉瓷器。……款识都不一样,有‘居仁堂’、‘颐寿堂’、‘陶务监督郭葆昌谨制’……就是没有‘洪宪’款的器物。”(《景德镇陶瓷》1981年第1期)

6.1985年耿宝昌《明清瓷器鉴定(下)》(以下简称《鉴定》)云:“闻名于世的‘居仁堂制’款瓷,理应是正宗的‘洪宪’瓷。正式制作的‘居仁堂’款瓷,均以雍、乾彩器为标准。凡有‘洪宪年制’或‘洪宪御制’款的器物都应看作赝品。”

以上几则资料记述了洪宪年问“设陶务监督署”,《鉴定》、《瓷器》记述洪宪瓷的各个品种。洪宪瓷的款识为“居仁堂制”(《指南》无“制”)。但是流传至今署“居仁堂制”款的瓷器五花八门,款式和书风也多种多样。何种特征的洪宪瓷更趋真实?在没有发现无可争议的“洪宪瓷”标准器之前,依笔者浅见,以下几件器物特别值得关注。

扑朔迷离“洪宪瓷” - 冠古斋 - 冠古斋 扑朔迷离“洪宪瓷” - 冠古斋 - 冠古斋

扑朔迷离“洪宪瓷” - 冠古斋 - 冠古斋 511855-2.jpg (20.13 KB)

2009-2-10 13:40

二、藏品赏鉴

例一:青花鹊桥会图碟(图1—A,景德镇陶瓷馆藏),口径15厘米,高3厘米。器物胎质细腻,釉汁光润,色白而泛青,青花料色沉郁。内壁绘朵云飞鹊,碟心绘天河波浪上飞鹊架桥,牛郎牵牛与织女桥上相会。天空祥云缭绕,星斗棋布。纹样线条圆劲,画法工致。底有正方无边框的青花篆书“居仁堂制”款(图1—B)。款式布局匀称,字体增损屈伸,颇具汉印风格。料色偏淡,透过釉层可见运笔劲挺自然,毫无仿者之拘谨或添补之笔痕。此器乃仿道光粉彩蓝地轧道开光天河配图碗(图2,北京故宫藏)。碗内的青花“鹊桥会图”,细加对照,前者稍微改动天河波浪,将大喜鹊14只减为12只,其余几乎一模一样。另外,“故宫博物院收藏有‘居仁堂’款的胭脂紫地轧道开光山水、天河配图、里心绘云鹊七夕图的一套餐具,内有大、中、小盘,及盆、碗、碟、汤盆、酒杯、盅、羹匙等共十三种”(《鉴定》)。由此可知,例一碟属这套餐具中未完成釉上彩绘之器物。

扑朔迷离“洪宪瓷” - 冠古斋 - 冠古斋 扑朔迷离“洪宪瓷” - 冠古斋 - 冠古斋

扑朔迷离“洪宪瓷” - 冠古斋 - 冠古斋 511855-3.jpg (41.23 KB)

2009-2-10 13:40

例二:青花开光吉祥纹花盆(图3-A,香港私人藏),盆高17.6厘米,托高4厘米。花盆及托均平折口沿,深腹,直壁向内敛,托浅弧壁,卧足。釉质白润,青花料色明丽。盆外壁绘四圆形开光,内有蝙蝠衔双钱与“寿”字装饰的竖匾,匾上分别书“长享富贵”、“延年益寿”、“金碧交辉”和“珠履满堂”四语(图3-B);两侧有飘带及双鲤(或双鳜)。盆托外壁也绘有折枝花卉纹样。画工极为精致,线条细劲。主题纹样常见于清乾隆以来的官窑,并经修饰加工。四句吉祥语可以映照主人的性格、爱好、身份和观念。盆和托底均有青花篆书“居仁堂制”款(图3-C),款式端方匀称,笔划刚劲,与图1-B款比较为同一模式,只是线条稍细。袁静雪《我的父亲袁世凯》云:“洪宪称帝以后,我父亲命令把中南海的总统府改名为‘新华宫’。”而新华宫袁接见外宾厅堂的地上陈列许多花盆(图4),造型与图3颇相似。

例三:豆青釉胭脂红彩螭衔灵芝纹瓶(图5-A,景德镇陶瓷馆藏),高19厘米,造型柔秀,胎质莹润,釉色匀净。颈肩部红料绘一螭龙衔灵芝,寄寓祥瑞。描绘螭的双眼、鼻、嘴、双角及鳞片历历在目,画法严谨工细。豆青釉色将纹饰衬托得红艳明亮。瓶底有青花篆书“居仁堂制”款(图5-B)。款式篆字结体,用笔与图1-B完全相同,应是出于一人之手。

例四:天青釉粉彩四爱图八方瓶(图6-A,景德镇陶瓷馆藏),高34厘米,径9.8厘米,唇口、粗颈、折肩、直腹。器体呈宽狭八方形,造型古朴大方,制作工艺复杂、精湛。在天青釉空白地上彩绘,分别绘有和靖爱梅、渊明爱菊,羲之爱鹅、敦颐爱莲。人物造型精确,刻划细腻,体态多姿,神情生动;衣纹飘逸,线条流畅;敷彩丰富,明暗过渡自然,立体感强。每面画下角有一小红印章,分别为“汪”、“晓棠”、“棣”和“四如”。器底有红料篆书印章“居仁堂制”款(图6-B),款式为“田”字形布局,平正整齐,笔划细劲,用笔稳健。此器物无处不体现作者妍丽、工致的彩绘艺术风格。汪晓棠(1885—1924年),名棣,以字行,江西婺源人。工粉彩人物,尤长于仕女,纤秀柔美,色彩华艳。曾任景德镇瓷业美术研究社副社长。

三 问题探讨

品种与样式珐琅彩瓷是康、雍、乾三朝盛世清官造办处绘制的珍品,秘藏于宫廷,供皇帝赏玩。珐琅彩瓷以精美著称,其中有一种工艺是在珐琅色地上用针划出凤

尾纹,称为“轧道”,又称“锦上添花”(粉彩仿此工艺,景德镇称“扒花”),秾丽华艳,令人叹为观止。因珐琅彩绘瓷工艺并没有在景德镇传播,官窑粉彩与珐琅彩的彩绘工艺也不相同。当然到民国初年,彩绘艺人更不知晓珐琅彩绘,古玩界也就把仿珐琅彩典型风格的道光粉彩(图2)视为珐琅彩,这样,“洪宪瓷”中仿道光粉彩也就被看作“仿珐琅彩瓷”。洪宪瓷中的粉彩、青花、颜色釉等,应是以清官窑为样品,制作时继承传统工艺,临摹纹样,仿照彩绘,批量烧造,如例一、二、三;也聘请名家创作瓷艺,如例四。

扑朔迷离“洪宪瓷” - 冠古斋 - 冠古斋 扑朔迷离“洪宪瓷” - 冠古斋 - 冠古斋

扑朔迷离“洪宪瓷” - 冠古斋 - 冠古斋 511855-4.jpg (47.38 KB)

2009-2-10 13:40

与雅好古玩、制作瓷器要亲自审视初样的乾隆皇帝相比,袁世凯平生“不好古玩,他常说:‘古玩有什么稀罕,将来我用的东西都是古玩。”’(袁克齐《回忆父亲二三事》)看来洪宪瓷之品种与样式是由袁“登极造瓷以资纪念”的分管部门、大典筹备处处长朱启钤负责,郭葆昌具体操办。

制作与彩绘民国初,景德镇制瓷工艺比清末有长足的进步。“制作家有吴霭生、鄢儒珍、李之衡等,皆能极深研究,独出新意,乃陶界之表表者,而其中尤以王之画像,吴之改良色釉,为一时杰出”(《纪事》)。吴氏仿康熙豇豆红、祭红和仿雍正豆青釉几可乱真,烧制的白釉瓷胎肥润光腻,瓷画名家多选用之。也有未署款的艺人之作,如粉彩红莲图瓶(图7-A),底款“蔼生”(图7-B),即是出自吴氏瓷胎,并借吴曾于1912年任景德镇瓷业美术研究社社长之名。例四之瓷胎造型、釉色与吴氏作坊的产品相近。坯胎入窑烧成则由鄢儒珍主持(《史稿》)。

旧时釉上彩绘业,景德镇称为“画红”。完成瓷器彩绘之工场,称为“红店”。民国初,“镇中不下四五百家,名为红店。初无工场形式,不过一家庭工业而已。镇中居民但使粗谙彩绘,购入白胎,数十元即可工作,而阖家之人,皆可以是为业。或乳料,或填彩,妇孺老幼,各可尽其一部分之力焉。”“所雇彩工,多属匠派,艺术初无可观。”(《纪事》)这是当时“红店”的普遍状况,并延续到上世纪50年代初。“全镇之美术家,不过二三十人,可知工业人才之缺乏也”(《纪事》)。民国三十年以后,美术彩绘才“有进步”(《调查》),“红店佬”(旧时称“画红”艺人)技艺有较大提高,队伍也逐渐壮大。1990年元旦,景德镇陶瓷馆举办“近百年陶瓷名家遗作展”。为筹备展览,笔者拜访过许多老艺人。如当代瓷艺名家毕渊明(1907—1991年)回忆,1921年随父毕伯涛(清末秀才,珠山八友之一)来景学艺,早闻潘匋宇、汪晓棠画瓷技艺高超,并应邀画“洪宪瓷”。“洪宪并没有御厂,是雇工或发彩形式”(《史稿》)。“雇工”,雇用一般技艺工匠;“发彩”是把瓷胎发放给艺人彩绘。汪晓棠画的“洪宪瓷”应属后类。

扑朔迷离“洪宪瓷” - 冠古斋 - 冠古斋 扑朔迷离“洪宪瓷” - 冠古斋 - 冠古斋

扑朔迷离“洪宪瓷” - 冠古斋 - 冠古斋 511855-5.jpg (49.3 KB)

2009-2-10 13:40

款识与书法“居仁堂制”篆书款的“居”字,有“居”从“尸”、“古”和“居”从“尸”、“立”两种写法。居为蹲踞之“居”。居的本义为蹲。居处的居,古作“凥”,后因有蹲踞的“踞”,本义遂废(段玉裁《说文解字注》)。书款者选用“立”或“凥”都符合“居仁”之涵义,体现了自身古文字的学养。而“立”和“凥”之间选用前者则出于篆刻艺术布局需要。在有古文字史料依据的前提下,增省篆文笔划,使印面有虚实、疏密变化。前者笔划较多,“居”与“制”对角呼应。同理,“堂”也就选用《玉篇》中的“堂”,笔划较少,与“仁”呼应。

在纷繁多样的“居仁堂制”款中,以“居”从“尸、立”的上举四例款式有更高的文化品位,是更为可信的洪宪瓷款式。

笔者自幼临池学书,回想四十多年前书法家郑碧泉先生曾谈及民国时期景德镇书坛,只有其恩师黟县李峄(葛庵)和几位好友工书擅篆刻,他们都不属瓷业界。千百年来,景德镇制瓷技艺薪传,而不甚注重书法金石篆刻。民国以来绘瓷艺人之题款和印章均无足取。汪晓棠传世真品上作者印章“晓棠”(图8),笔划软弱乏力,线条破如烂绳。篆体“晓”字右上“土”的上横划不可两头上弯,下“兀”字形不可写成篆体“人”。“棠”字下边“木”的横划正确写法是两头上弯而此处未弯。诸多浅陋与例四之底款比较,金石学功力修养深浅分明。由此推断,当年洪宪瓷之“居仁堂制”款,应有专人设计,在景德镇作坊聘请行家书写。此亦同于明清以来景德镇官窑写款之惯例。

至于1916年后仿“居仁堂制”篆书款,或篆法粗俗,或结体舛误,或笔划任意增省。如绘瓷艺人刘希任(1906-1967年)彩绘的瓶上既有作者姓名印章,又加“居仁堂制”款(图9),款上“仁”之偏旁,印之朱文铁线篆体配粗细双边框,甚俗陋。另又有民国粉彩瓷上印章款(图10),貌虽近似真品,细看“制”字甚为怪异,有邪俗之僻。以上为“居”从“尸、立”的仿款。再看“居”从“尸、古”的“居仁堂制”款。以粉彩荷花双蝶图盘(残器,图11-A)为例,器底红料印章粗细双边栏(图11-B),同图9。布白无章法,“居仁”笔划比“堂制”少,而所占空间反而大,更显得左紧右松。“堂制”笔划有明显稚拙感。此盘直径16.6厘米,胎极薄,盘壁约1毫米,釉洁白光润。盘外施胭脂红,甚娇艳,盘内粉彩绘红荷双蝶。蝶仿雍正粉彩画意,工致精细,荷花之胭脂红洗染也颇柔和。花中雌蕊(即莲蓬)稍嫌深黑板滞。若专从《指南》之说,颇惑乱人心。结合款式分析,应视之为1916年后至上世纪20年代之作。总之,仿品赝品均不通篆刻学,法眼自明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